小汽车

老旧汽车、新能源汽车、农村齐迎利好!小如何拉动大消费?

2019年-02月-03日 14:46

  1月29日上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方案共24条,其中“多措并举促进汽车消费”被放在首要位置。

  1月29日上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方案共24条,其中“多措并举促进汽车消费”被放在首要位置。

  在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表示,汽车消费减速是2018年消费增速下滑的一个主要因素。如何把引导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和满足居民消费升级需要更好地结合起来?促进汽车消费都有哪些新手段?1月29日晚,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和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显君:以前的补贴,偏重对量的支持。比如对纯电动的补贴,使得2017年,微型电动车A00级这一块超过了市场50%。但现在不一样了,向综合指标更高的方向,比如更合理的续航里程、更高的能量密度、百公里耗电等要素倾斜。通过考量综合绩效指标实施补贴,促进产业质量提升,同时也是产业结构的升级。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现在的补贴政策除了对老旧车的淘汰、新能源车的补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农用低速货车,它们在农村保有量很高,在千万辆这个量级,如果能置换成皮卡,或者小型货车、小型客车,这是非常大的潜在消费力。那么,在补贴总量有限的情况下,怎么兼顾节能环保、实用,还有杠杆撬动的效果?这是要下力气设计的。但核心一点,不能广撒胡椒面,哪个地方都补贴一点是不行的。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显君:要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首先应该满足人们的合理需求。这次方案提出要优化地方政府机动车管理,并专门提出要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我认为是对地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限购限行的城市不少,但真的只有这一种选择吗?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懒政呢?参考世界上一些道路密度比我们低,但交通状况却优于我们的城市,我们更应该在提高管理水平上下功夫。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要放宽限制,首先要理顺现有限制。比如很多城市对迁入的车要求极高,甚至高出日常管理水平,这就不合理。因为这些流通限制,二手车卖不上价,就会影响换车人的心态,不利于整个车的销售和周转。再比如鼓励更新换代,但皮卡这种实用车辆很多城市不让进,那人们想换车的时候也许根本就不考虑皮卡,所以,很多基于原来的环境制定的古老的规则,甚至是自相矛盾的规则,都需要清理,理顺了这些政策,一定能激发市场的需求。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显君:早年间我们有过数次稳定消费、刺激消费的政策出台,但相比来说,以前更集中于销量增长,单一手段就是购置税,这一次真正体现了从单一到系统的政策制定思路。前面提到的从鼓励增加销量到支持质量提升;从只关注整车销售,到这次加上零部件,特别是再制造;还有要求优化各种限制措施、管理措施。接下来在具体实施层面,同样是一个系统工程,是综合配套政策的产物。政策要落地,这一点不能偏。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参考国际数据来看,中国现在的人均GDP水平和千人汽车保有量并不匹配。美国千人800辆、日本千人600辆左右,甚至人均GDP不如我们的泰国,也在千人250辆左右,我们现在才170辆。从这一点来看,中国汽车业仍有空间。但不管是对新车的产业升级,还是二手车的存量盘活,把鼓励补贴用到点子上,把该减少的不合理束缚减到位,很关键。